香港哪有伟哥->>>点击标题进入订购页面

保密:Lois
Lois
保密
2017-07-25 16:40:19来源于:YOKA时尚网
分享:

米泉市在哪能买到伟哥(万艾可)--->>>点击这里下单

请不要过错,点击下面进入订购页面

女子顺走天价蝴蝶兰 系新品种母株价值2000万

直播中的王瑞儿。摄影:于亚妮

直播中的王瑞儿。摄影:于亚妮

原标题:一场被封停的直播|“反黄”新规下的网红女主播

裸露的性感,是王瑞儿最大的筹码。在一定程度上,这正是新规所打击的内容。

文| 特约撰稿于亚妮

4月29日,晚上10点,直播开始了。

直播时间比预告晚了半个小时,此时已有4626个粉丝对着黑屏等王瑞儿出现,一条条弹幕划过,“妖精,你给我出来”“妈的,走了”。

王瑞儿23岁,北京姑娘,棕色美瞳,高鼻梁,长睫毛,尖下巴,有一头垂腰的棕色长发。

她是演员、模特、夜场舞者。去年12月,她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——斗鱼TV的人气女主播。

王瑞儿蹲坐在茶几前的电脑屏幕前,旁边立着全方位收音的麦克,距离她两米远处架起了一台单反机,两个补光灯分居左右。

她双手胸前合十,对着镜头用娇滴滴的台湾腔解释:“宝宝们,今天因为有采访,所以迟到了,给大家跳个舞弥补一下吧。”

在性感音乐的伴奏下,王瑞儿扭动腰肢,撩拨长发,一双金色高跟鞋踏上了沙发,她跪坐在沙发上,对着镜头伸出一条腿,从下向上抚摸。

一个网络主播的深夜秀开场了。

“再撕,就不让播了”

一曲作罢,直播页面的在线人数已达1.2万。王瑞儿回到电脑前看粉丝的弹幕,对着镜头飞吻、抛媚眼。

这一天,她把直播地点选在了KTV包间。她穿着宽松的黑色吊带,露出骨感又不失圆润的肩膀,胸前露一点乳沟。

下身穿着黑色紧身裤,王瑞儿从膝盖撕开两个口子,隔了一会儿又把口子撕得更大些。经纪人赶紧提醒她:“再撕,就不让播了。”

今年4月14日,文化部公布了一批网络直播平台查处名单,其中包括斗鱼、虎牙直播、YY、熊猫TV、战旗TV、龙珠直播等19家直播平台。

4月18日,《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》(以下简称《公约》)“问世”。《公约》要求主播实名制、直播内容存储不少于15天等。剑指涉黄,是制定《公约》的目的之一。2015年下半年以来,“直播造人”等涉黄事件频繁现身网络。

《公约》前后,一些直播平台对主播的限制条件骤升,比如严禁男性只穿内裤,严禁女主播吃香蕉,严禁女性刻意露出乳沟、臀部等敏感部位,甚至量化要求“女性胸部的裸露面积不能超过胸部的三分之一”等。

直播中的王瑞儿。摄影:于亚妮

直播中的王瑞儿。摄影:于亚妮

新规出台后,王瑞儿在着装上收敛了很多。不过,她觉得自己即便不靠暴露吸粉,也有一种特殊的魅力。“我有一种瞬间能够吸引到男人的气质,那一秒钟就可以,无人能敌的媚功。”

作为家中独女,父母对王瑞儿百依百顺。她的家在北京最热闹的商区三里屯,那里的酒吧街几乎成了北京夜生活的代名词。她从小爱美,大学选择了表演专业。

19岁那年,她随父母去迪拜生活了一年半。她看见了各国漂亮的女孩,前凸后翘,漂亮到“让我觉得自己还没发育。”她去商场,里面有可以随便坐的豪华皮质沙发;机场里,一个个LV皮箱穿梭其中。

王瑞儿的世界观被颠覆了,“当你看见那些LV箱子走过来,就会觉得世界上没有含蓄的事情了”。她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。

她开始健身,让自己不断变美,买了上千双鞋。回国以后,老师们批评她的穿着,她不理会。

“丑闻能让一个女孩子跳入公共视线,也能毁掉一个人”

半小时过去了,在线人数3万。网友要看王瑞儿跳舞穿的高跟鞋,她就脱下来摆在茶几上,介绍这双鞋在韩国买的,因为金光闪闪,很有存在感。

直播页面上,榕哥哥出现了。王瑞儿向大家隆重介绍这位财主,他曾是王瑞儿土豪排行榜的榜主。“榕哥哥,当着大家的面,显示一下你的实力吧。”

榕哥哥很快发来一个微信红包,王瑞儿让在线的观众一起猜是多大的,有人猜中,1314元。

榕哥哥27岁,单身,开店,他是王瑞儿的铁粉,每晚都会发三四百的红包,日日坚持,这几乎占了他月收入的三分之一。

王瑞儿有自己的团队,每个月她要给整个团队几万元的开支,恨不得365天都在工作。她希望成为像章子怡、范冰冰那样成功的艺人,也希望拥有像鹿晗、吴亦凡铁粉那样的粉丝。

从迪拜回国后,2013年她开通微博,发性感的自拍照。粉丝的迅速增长让她相信“红就是瞬间的事情。”

王瑞儿的直播间。图:于亚妮

王瑞儿的直播间。图:于亚妮

王瑞儿是个急性子,她恨不得一夜就火起来,所以有人找上门说要帮她炒作一个大的负面新闻时,她求之不得。

“王瑞儿赴日本拍AV”的消息一夜传遍网络。当家人、朋友为她的声誉担忧时,她却特别开心,“那几天,在百度里搜王字,王瑞儿一下子就出来了,比王力宏都火。”

时隔三年,现在回想起来,王瑞儿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当年太小没有判断力,“丑闻能让一个女孩子瞬间跳入公共视线,也能瞬间毁掉一个人。当年走错一步,现在步步都在弥补那一步的错。”

两年时间,王瑞儿微博靠性感照片攒下了114万粉丝。然而2015年4月25日,因为色情图片过多被封了,粉丝一夜清零。

“网红没有了粉丝,就等于死了。”她虽然重开了微博,但关注度一落千丈。

2015年11月27日,王瑞儿在朋友的怂恿下开了直播账户,找到她“重生的平台”。

性感筹码

3万粉丝不停地刷评论和礼物,王瑞儿在直播屏幕上方贴了广告,此时“超管”出现了。

“超管”是负责监管主播的人。“提醒主播,请去掉直播间画面的违规招聘广告信息,请尽快更换直播内容,珍惜自己的直播间。”

网友起哄,“超管她露肩了,弄她”“超管你不封不是人”“主播也不容易,何必伤害呢?”“主播,超管来了,你快跑,我垫后”……

话音未落,直播屏幕黑屏,屏幕上显示:“主播的直播内容涉嫌违规正在整改中……”

在这个看脸的时代,美女网络直播成为朝阳产业,网络直播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兴起。

YY的娱乐公关主管王熙程介绍,单是YY平台就有100万主播,年轻美女主播是其中一个重要分支。

但常有一些掺杂色情、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行为出现。

斗鱼新规。

斗鱼新规。

裸露的性感,是王瑞儿最大的筹码。“跳舞、抖胸、翘臀、妩媚的眼神和语气,这一套下来,男人都被她征服了。”王瑞儿的铁粉榕哥哥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为王瑞儿花钱,他心甘情愿。

在一定程度上,这正是新规所打击的内容。斗鱼的相关负责人向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介绍,每个直播频道都有专人负责审查,一旦出现违规情况,可以在几秒钟内把频道封停。

在YY平台直播的女主播藤子曾因为穿了一件短背心露了肚脐而被封。她现在不敢跳性感的韩舞了,跳舞不能摸腿或性感部位。

藤子今年22岁,是一名专职的女主播,她觉得自己适合这份工作,能唱能唠能扯,她直播的目的就是赚钱。

YY娱乐公关主管王熙程介绍,YY有300人的监控团队,技术可对所有开播直播间每5秒扫描一次,监测识别视频画面和声音是否符合规定。对各类违法、违规或有悖社会道德的直播内容及相关个人、机构,处以关停、封号、罚没保证金等惩罚。

王瑞儿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她不得不认为新规是合理的,她现在已经做出了一些成绩,不可能离开,只能调整自己去适应新规则。

而藤子觉得YY平台的管理条例过于死板,她准备跳槽去另一家管得松的直播平台。

封停直播间

10点45分,王瑞儿直播页面恢复,粉丝量却掉到了2.8万。

王瑞儿把头发拨到前面遮了遮胸,继续直播。她要大家关注她的微博,并且承诺给她微博留言的粉丝们都可以得到语音回复。

她按下语音键,像对情人耳语:“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,千万不要消失好吗?”

网友很受鼓励,很快王瑞儿的微博评论涨到了108条。“为了大家的评论,我准备延长直播一小时,12点下线”。王瑞儿兴致越来越高。

在一条条的评论中,很多是网友无休止的谩骂。对此,王瑞儿选择视而不见。

除了谩骂,还有现实中竞争对手的挑衅,有主播在直播时抱怨,凭什么王瑞儿跳性感舞蹈却不被封,索性在镜头前脱光了衣服;还有主播以胸大PK,展示如何用胸“撑爆”衣服。

王瑞儿忍不了“别人欺负到自己头上来”,专门开一期直播进行回击。

王瑞儿的房间被封停。图:于亚妮

王瑞儿的房间被封停。图:于亚妮

尽管王瑞儿不停地和网友互动,在线人数还是直线下降,晚上11点时,已经降到2万以下,她决定跳一支舞。

同时,她承诺,如果微博评论数超过500,她将向第500名评论者送上私人微信号。这种玩法在几个月前,门槛都要超过1000条、1500条,新规之后只能降低标准。

直播在线人数又猛增到3.5万。她不断念出网友的赞美,“瑞儿,能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福。”她一边读,一边说:“我对这样的甜言蜜语真的没有抵抗力,哎呀,但我真的很需要。”

距离12点还有30分钟,为了冲击500条评论大关,王瑞儿准备在新规下再次铤而走险。她脱下高跟鞋,选好音乐,跳上沙发。她扭动着身躯,抚弄着头发,爬到了沙发后的栏杆上。她趴在上面,纤细的手像抚摸身躯般地抚摸沙发。

就在王瑞儿跳得投入的时候,屏幕突然显示:“直播已结束。”她的直播间被彻底封停了。微博评论数最终停在了284条。

“内心永远不会满足”

舞曲停了,KTV的背景音乐响起,那是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的宣传歌,叫《勇敢说不》。歌词是:“拒绝黄,拒绝毒,拒绝黄赌毒。”

这次,她被斗鱼禁播999个小时,她的房间号以及以往所有的视频都不见了。

王瑞儿蜷坐在沙发上,收起了笑容,一脸疲惫。她拿起手机试图和斗鱼方面联系,许久没有回音。她关了设备,收工回家。

事后,王瑞儿的团队与斗鱼方面取得联系,斗鱼并未给出明确的禁播理由。

回家路上,这个23岁的姑娘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自己老了,她说,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希望做个贤妻良母。

她又无奈地笑了:“有谁愿意娶一个跑夜店跳舞,浑身负面新闻的女人做妻子?”

王瑞儿说镜头前的自己:“很做作、夸张,招人讨厌。可为了抓人眼球,正常说话直播哪有人看?”

凌晨,王瑞儿回到家,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第285条留言:“我太累了,睡了宝贝们。”

现实中的王瑞儿性格很好强,生活中不愿意秀性感,甚至不会照镜子,“自己在家挺老实,逗逗小狗,看看iPad。”

她是吴亦凡的粉丝,最好的女性朋友都是入行前交的,在她们面前不矫情,是她们眼中的女汉子。

王瑞儿想做回真实的自己,不过她又很难放下她现在拥有的一切。

作为网红女主播,她希望自己的粉丝越来越多,有一天能成为“网络第一女主播”,她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:“内心永远不会满足。”